Fandom

命令与征服大百科全书

术语汇编

简体 | 繁體

47个页面
创建于此维基
添加新页面
条评论0 分享

重要说明:《术语汇编》仍然在工作!最后更新于2008年2月23日。

A

ANTI-AIRCRAFT GUN 防空炮

[红色警戒] - 由于苏联对整个欧洲空域的控制,同盟国需要一种便宜,快速,还要可靠的防空防御力量。防空炮就是答案。虽然没有苏联地对空导弹的射程,但是防空炮是精准而致命的。任何飞机飞过如果不被完全摧毁,都会受到严重损害。

ANTI-PERSONNEL (AP) MINE-LAYER 反人员布雷车

[红色警戒] - 一种能够部署反人员地雷的未武装的苏联车辆。对他们的装甲优势充满信心,苏联反而惧怕盟军步兵的渗透。反人员地雷是在接近时激活并且塞满碎片猛冲能够撕碎整个小队的步兵,使用它们是外围防御和阻止海滩登陆的理想。布雷车可以在维修场重新装载。

ANTI-VEHICLE (AV) MINE-LAYER 反车辆布雷车

[红色警戒] - 一种能够部署反车辆地雷的未武装的盟军车辆。为了打击苏联的重型装甲部队,布雷车部署能够严重损害或彻底摧毁从上面开过的敌军车辆的高产量炸药的地雷。地雷能以一种分散的方式跨越自然的阻碍完美地部署,以便在敌军成为一种威胁之前减弱他们。布雷车可以在维修场重新装载。

ADVANCED GUARD TOWER 先进守卫塔

[泰伯利亚黎明] - 这是GDI守卫塔的一个升级版。除了标准机枪的补充,这个塔还装有一个反车辆和防空的导弹发射架。先进守卫塔也是在几乎持续不断的与当地的通讯中心保持联系。这使该塔能够追踪隐形单位和飞机的动向,也就是说没有单位不会受到先进守卫塔的伤害。

AIRSTRIP 跑道

[泰伯利亚黎明] - Nod的军事哲学强调需要一支高度机动性的部队,因此修建临时的跑道以便运输机迅速增援前沿阵地。因此,Nod可以在没有危及他们的工厂或补给站的情况下迅速地供给任何前线基地。尽管车辆每次只能运送一辆,但飞机只需着陆一片刻以放出它们的货物然后就立即起飞,以提供一个快速和持续的供应流。

AMPHIBIOUS APC 两栖装甲运兵车

[泰伯利亚之日] - GDI的装甲运兵车,能够运送多达5名步兵单位。一个彻底重新设计的经典的装甲运兵车,这种新的型号牺牲武器以换取用同样的速度和机动性来横越陆地和海域的能力。虽然对常规部队的部署有用,它真正地出色是在海滩袭击的表现。

APACHE LONGBOW 长弓阿帕奇

[红色警戒] - 长弓阿帕奇是盟军的另一种解决办法对于一个主要的难题:强大的苏联装甲师。装备了地狱火反坦克导弹,阿帕奇成为了完美的支援飞机。当地面目标被分散时,敌军坦克将会成为长弓极好的炮灰。长弓阿帕奇甚至被用来连同海军袭击,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ARMORED PERSONNEL CARRIER (APC) 装甲运兵车

[泰伯利亚黎明,泰伯利亚之日,泰伯利亚之战,红色警戒] - 装甲运兵车被用于运送步兵径直投入战斗。装备了一挺轻机枪(不过,在《泰伯利亚之日》里没有)而且能够冲过沙袋和带刺铁丝网,这些单位擅长闪电战式的战术。

ARTILLERY 火炮

[红色警戒,泰伯利亚黎明,泰伯利亚之日] - 这个单位是贯穿数个《命令与征服》游戏的一个重要内容。主要由Nod使用,它能够进行远程炮击而不用担心反击。早些时候该单位是非常不精确的,但保持了其机动性。在第二次泰伯利亚战争期间,Nod决定为了一些准确性而牺牲了一些机动性。增加了稳定装置使火炮更加显着地精准,但是不允许移动。这种倾向持续到Nod最终逐步淘汰普通射弹的火炮为止而使用更加先进的光束炮。

ATTACK BIKE 攻击摩托车

[泰伯利亚黎明,泰伯利亚之日,泰伯利亚之战] - 就Nod兄弟会的军事单位而言一直都是非传统的,而攻击摩托车也不例外。一个简单的摩托车配备了附加装甲,武器,以及扫描仪,这是一个不能被轻视看待的敌人。能高速的行进,猛烈的打击,并且在事情变得非常混乱之前逃离是攻击摩托车的特点。这个单位是兄弟会最有用的单位之一,由它突出的作战记录证明。

ATTACK DOGS 军犬

[红色警戒,红色警戒2] - 狗从战争的初现以来就已经被用于军事行动,而命令与征服宇宙也不例外。军犬最早被苏联采用以嗅找盟军的间谍,常常有优异的结果。它们在《红色警报2》里也最终被美国的军队所部署。

AVATAR WARMECH 人形战争机甲

[泰伯利亚之战] - 人形战争机甲是Nod对GDI机甲技术的回应。从窃取的GDI技术彻底改变设计制造,这种使用最先进技术的步行者配备了一个便携式的方尖碑激光器变体。人形可以进一步提高其巨大的能力通过真正地从其他Nod车辆上剥去部件。

B

BADGER BOMBER 獾式轰炸机

[红色警戒] - 獾式轰炸机是苏联空军的重负荷机器。能运送数十吨的物资,它主要被委派做物流角色。不过,偶尔獾被呼叫进入前线的行动。苏联指挥官用獾以请来苏联的空降援军和空投炸弹在盟军的方位上。獾有一个长而光荣的作战记录。

BANSHEE 女妖

[泰伯利亚之日] - 女妖是一个Nod的固定翼、垂直起降的飞机。由从塔西陀获取的技术研制,女妖是GDI装甲师的烦扰之源。连最初的猛犸二型原型也被女妖摧毁。最终GDI确定了女妖生产工厂的位置,并用一个突击队小组瘫痪了设施周围的隐形发生器。这为GDI军队的一次大规模进攻酌留了余地,包括已经完成的猛犸二型。由于设施的破坏Nod已不能够再提供新的女妖给军队,而最后剩下的飞机在开罗的圣殿的最后攻击中被摧毁。

BARRACKS 兵营

[所有游戏] - 兵营在战场上被用于安置,供养,和装备士兵。它们常常用模块化部件制造以便于拆卸和运输。

BIALYSTOK INCIDENT 比亚韦斯托克事件

[泰伯利亚黎明] - 一个重要的国际媒体和政治争议围绕完全编造GDI袭击波兰的比亚韦斯托克市,标志着Nod的大众媒体操纵的第一步战略。事实上,GDI成功地保护了比亚韦斯托克不受Nod的攻击,但是Nod通过他们的傀儡媒体网络WWN传播了他们关于事件的自己的版本,引发了一场关于GDI行动的动机和保障措施的国际争论。GDI领导人马克·谢泼德将军,明智的对待Nod的宣传策略,决定利用该事件使其对他有利,组织了一次联合国资助的终止来引诱Nod领袖凯恩调出他的所有的军队对抗一个据称被削弱的敌人。这个策略是非常成功的,并使重获新生的GDI能够在凯恩的萨拉热窝总部将其逼入死角并消灭他。

BUGGY 越野车

[泰伯利亚黎明,泰伯利亚之日,泰伯利亚之战] - 越野车是作为Nod的打了就跑战术的例证的另一个单位。改装了从美国集体采购的沙漠侦察车辆,这些单位配备了轻机枪。它们能够快速地行走在崎岖的地形上,使它们成为极好的侦察和巡逻车辆。在第三次泰伯利亚战争中Nod改造了该单位致使其甚至能携带一个电磁炸药,使它们能够瘫痪任何单位或建筑物。

BURDETTE, GREG 格雷格·伯德特

[泰伯利亚黎明] - Nod的媒体网络WWN的电视记者,拥有值得信赖的举止并有着流利的几种欧洲语言。他经常被看见在声称GDI暴行的现场报道,这事实上是非常复杂的绿光屏影像,通常是由Nod军队犯下的暴行。目前尚不清楚他是否是自愿地为Nod工作,还是被胁迫这样做的。

C

CABAL OBELISK CABAL方尖碑

[火线风暴] - 一个异常强大的Nod光明方尖碑的变化形式,由CABAL使用以保护他的核心不受地面攻击。除了在射程和射速方面的提高,它也是完全自行供电的。

CARTER 卡特

[泰伯利亚黎明] - 在第一次泰伯利亚战争期间在欧洲战区作战的GDI指挥官。在谢泼德将军的直接指挥下,卡特专门从事密切的海军支援并常常向作战地区内或附近发布命令。随着比亚韦斯托克事件之后,卡特在谢泼德的缺席下担任了行动的指挥,极好地协调GDI有限的资源以对Nod的攻击有着令人满意的效果。他最后指挥了GDI军队三部分中的一支攻击在萨拉热窝的Nod神殿。

COMMANDER 指挥官

[泰伯利亚黎明,泰伯利亚之日] - 在GDI和Nod军队中的一个特殊的军阶大致相当于上校,指挥官是一名受训练使用EVA技术的军官。直接对高级将领负责,指挥官有权在其管辖区域内控制任何部队,不论是当地控制的,因而使他们的目标显得必要。这种自由行为使他们能够轻易地移动一个单位攻击另一个单位,无论何时和何地需要他们的技能。

CHANDRA 钱德拉

[泰伯利亚之日] - 在指挥官麦克尼尔领导下的GDI中尉,在“科迪亚克”号指挥舰上担任他的通讯和技术军官。钱德拉在调为工程兵之前曾在GDI特种部队里和麦克尼尔服役,并经常陪同指挥官武装远足。在前不久的烈火风暴危机“科迪亚克”号在一场离子风暴中坠毁时他被推定为死亡。

COMMUNICATIONS CENTER 通讯中心

[泰伯利亚黎明] - 通讯中心能计算集中当地的通讯。这继而使得所有的军队能够向中央指挥部报告,这样减轻了战场通讯的需要,因此所有的单位都要通过通讯中心。通讯中心还使用了大功率雷达阵列,能够追踪战场上所有敌人的位置。通讯中心实质上是指挥官的“眼睛”;该中心应当是很好的警卫。

CONSTRUCTION YARD 建造场

[所有游戏] - 建造场是任何基地的中心。建造场含有蓝图,设备,以及人员以开创和维修任何军事设施。通过各方面的使用,它是唯一能够建造建筑的建筑物。如果建造场被摧毁,就不再有建筑物被生产,使基地处于一个容易受到攻击的状态。建造场由模块化的结构体组成,使其容易打包成一个机动建造车并移动到一个新的位置。

CORE DEFENDER 核心守卫者

[火线风暴] - 一个GDI机械和Nod方尖碑科技的混合体,核心守卫者是CABAL强大的重装甲两足坦克。顾名思义,守卫者是被设计作为CABAL的终极武器来部署假定他的核心遭受攻击,要么由于他的烈火风暴防御网络失活,要么由于离子炮的直接打击。虽然能够通过它的难以置信地强大的臂装激光器切开一条口穿过地面单位,但是它缺乏防空武器而因此易受空降突击的攻击,而且最终会被密集的敌军行动所摧毁。很可能核心守卫者服役是Nod的化身战争机械的灵感来源,由于它们在设计上的相似。

CYBORG 电子人

[泰伯利亚之日] - Nod“新生计划”的最终产品,电子人是兄弟会军队的重装步兵。电子人是最精锐的Nod士兵,自愿让他们自己受控制论支配取代他们的四肢和前脑结合了他们自己的泰伯利亚强化的有机成分。配有一挺臂装重机枪,其结果是一个能够靠泰伯利亚痊愈的强大的抗损伤步兵单位。电子人能够持续战斗即使他们的大部分身体被破坏,而当他们的泰伯利亚丰富的血液洒落在空地上时导致晶体即刻生长。

[火线风暴] - 当CABAL与Nod反目时,他撤销了所有电子人的核心编程以遵循他的指令,而他们则充作了他的基本步兵。

D

DEAD-6 死者6号

[叛逆者] - 活动于第一次泰伯利亚战争期间的GDI精英突击队的代号。这个名字来源于原来六名成员的法律地位,他们被正式宣布为死者以便维持小队的秘密状态以及为他们的行动提供一些貌似合理的可否认性。然而,这个秘密状态是短暂的,由于他们的众多成就和在战场上频繁的可见性给了小队在GDI普通士兵中的英雄地位。

该小队最初由实际上的领导者尼克·“浩劫”·帕克,渗透者小俣佐仓,掷弹兵埃里克·“补丁”·乌尔夫,狙击手达利厄耳·“神枪手”·麦金尼斯,工程师夏嘉曦·“热线”·维夫,以及火箭兵奈杰尔·“炮手”·格兰特组成。尽管最初是成功的,然而性格冲突迅速产生并削弱了小队的整体性。佐仓,小队雇佣的外人,在任务中抛弃了小队并最终发现她受雇于Nod兄弟会。之后不久浩劫离开了,可能由于和佐仓爱情的裂痕,而改做为GDI执行独自的任务。尽管损失了两名成员,剩余的四人在“死者6号”的头衔下继续执行任务。当他们袭击Nod“黑手”的欧洲总部时小队重聚了,使得浩劫的渗透和逃离更加便利。“死者6号”继续在各种行动中活动阻止Nod的“再生”计划。

DESTROYER 驱逐舰

[红色警戒] - 盟军海军的多用途突击舰艇。主要设计用于使用它的双重深水炸弹发射装置来清除潜艇,它的甲板上也安装了导弹发射台使其能够进行中远程轰炸。能打击任何以海上,陆地或空中为中心的目标并有着同样的效果,驱逐舰适应于任何海军行动。

[红色警戒2] - 盟军海军主要的突击和反潜舰艇。装备了一门单个的短程大炮用于舰对舰战斗或近海炮击,它也携带了高级的声呐以探测潜艇,并能发射一架鱼鹰直升机射出空对海炮弹以摧毁它们。

E

ENGINEER 工程师

[泰伯利亚黎明,泰伯利亚之日,泰伯利亚之战] - 在GDI和Nod军队中的一个专业化的步兵单位,在全部的三次泰伯利亚战争期间为各式各样的非战斗职能服务。虽然未携带武器,但是工程师被担心的是他们能渗入敌人或民用的设施并使其转变为友邦的控制,除此之外还有与它相关的电力需求、功能、以及地面控制。他们的作用在第二次泰伯利亚战争期间被扩大到包括临时修补被破坏的桥梁和亲自协助一个被损的友邦建筑物的修补序列以迅速使其恢复到最佳状态。在第三次泰伯利亚战争期间随着各方的步行者单位的问世,工程师训练包含了基本的驾驶技能以便他们能够寻找阵亡步行者的残骸并使它们重新开始战斗行动。工程师只能在若干指定的任务中关注于一个单独的任务,而正因如此其只能使用一次。在第三次泰伯利亚战争期间,Nod的工程师被更名为破坏者以便更好的反映他们更恶毒的用途。

[叛逆者] - 在GDI和Nod军队中的一个专业化的步兵单位致力于设备的修理和拆毁。装备了机械装置修理枪,工程师能够对建筑物和车辆进行当场修理。他们也装备了遥控C4炸药用于破坏敌人的建筑物、车辆、以及甚至无戒备的步兵。此外,工程师被提供了基本的手枪训练以自卫以及医疗训练以便他们能够在战场上治愈他们的战友。

[红色警戒,红色警戒2] - 在盟军和苏联军队中的一个专业化的步兵单位,其职责包括基地修理和使敌人或民用的科技建筑物的占领更容易。首要地,工程师在战场上要随时待命以即时地帮助修理任何友邦的建筑物。在第一次苏联战争中,工程师能够渗入和破坏敌军建筑物,但只有当它被充分地破坏迫使敌军人员撤离时才能占领;在第二次战争中,在建筑物功能方面的更加自动化使这没有必要。工程师训练还扩展到了桥梁的快速修理以确保坦克的活动不受阻碍。

ENGLAND/GREAT BRITAIN 英国/大不列颠

[红色警戒] - 在第一次苏联战争中同盟国的主要国家之一。由于远隔前线以及由一支强大的海军保护,极其能防御的英国充当了同盟国最高指挥部的总部。它也充当了这些来自英联邦,美国,以及其他国家的物料通过运送至前线的枢纽。尽管被萧条期所削弱,英国的生产能力,财富,外交和影响深远的海军力量极大地促成了同盟的事业。在军事上,英国的指挥官想要他们的部队在战场上尽可能的被保护好,因此英国的单位通常比他们的盟友有更好的装甲。

[红色警戒2] - 在第二次苏联战争期间同盟国的主要大国之一。像其他欧洲同盟国一样,英国是不情愿去打仗的。然而这主要是由于苏联在波兰的核导弹威慑力量,此外这还是因为人心所向认为这是一场“美国的战争”,而他们没有责任或欲望去进行另一场昂贵而遥远的战斗。随着在芝加哥的令人震惊的核爆炸之后,英国变得更加同情并愿意对抗苏联巨人。当欧洲的核威胁被解除时,英国加入了重建的同盟,并在美国和欧洲战区作战。英国的特殊实力在于它的特种部队,能提供世界上最好的狙击手。

F

G

GHOSTSTALKER 幽灵潜行者

[泰伯利亚之日] - 为被遗忘者并偶尔为GDI而战的突变体战士。幽灵潜行者携带了一个小型轨道炮进入战斗以及C4炸药用来破坏建筑物,而就像大多数突变体一样他能够用泰伯利亚来痊愈。以前是Nod特种部队的一部分,由于“预言”过程的结果他遭受了十分严重的突变。由于他的Nod教友的排斥和对兄弟会理想的失望,他跟随特拉托斯发现了被遗忘者的存在并成为了他们的最受尊敬的战士之一。他参与了许多对抗Nod的成功的行动包括营救特拉托斯,破坏他们的女妖飞机制造厂,以及寻找在开罗的凯恩圣殿的位置。他非常地尊敬他的GDI盟友在战斗中表现出的正义感和勇气,并在战争期间和之后他经常作为一名突击队员为他们而战。

GENERAL GUNTER/GUNTHER VON ESLING 冈特/冈瑟·冯·埃瑟林将军

[红色警戒] - 在第一次苏联战争期间的德国陆军上将和同盟国军队的最高指挥官。在1914—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优秀的服役后,尽管受《凡尔赛和约》所强加的限制,埃瑟林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对维持德国的军事水平是有帮助的。作为装甲作战最重要的支持者和革新者他凭借其军衔迅速地上升。他的声誉加上他与许多其他国家的指挥官和睦相处的能力使他成为受雇于新的欧洲同盟的最高指挥官的自然选择。他选择了暴躁的希腊将军斯塔夫罗斯作为他的副指挥,对他自己的平静和有节制的行为的陪衬者。

在战争的最初几年里,埃瑟林实施的是攻势防御的战略,集中同盟国军队攻击并减弱苏联向关键位置的推进。尽管它成功减缓了推进,然而它未能够阻止苏联攻克巴尔干和埃瑟林的祖国德国。不过,他对这些挫折泰然处之,并持续利用苏联防线中的弱点正如它们所显现的。他主要的成就是在指挥特种作战方面,包括营救阿尔伯特·爱因斯坦,阻碍铁幕装置的研制,帮助柯西金少校的叛逃,以及破坏斯大林的沙林毒气和原子武器的设施。苏联的推进停滞不前同样地战争也拖得过久,而越来越多的国际支援和空间转移发生器装置的完成促使同盟国采取攻势,逼迫苏联军队退回至俄罗斯的中心。埃瑟林亲自指挥三路进攻莫斯科的一部分并成功地结束了战争。

GENESIS PIT 创世坑

[火线风暴] - 一个隐蔽的峡谷是最高等的泰基生物的家。在火线风暴危机之前,CABAL命令一支毒素战士小队说服平民以充当诱饵,从坑内引诱致命的生物并进入GDI的领地。由于GDI忙于保护平民不受这些生物的伤害,Nod便能够潜入他们的综合研究大楼并暗杀特拉托斯。

GRADENKO 格拉丹科

[红色警戒] - 在第一次苏联战争的大部分期间的苏联元帅和斯大林的军事顾问。一个能干且充满荣誉的军官,格拉丹科是斯大林的一位坚定支持者,而反过来斯大林更喜爱他对他的忠诚和果断。在东亚指挥战役成功后,在欧洲的战争开始之前他被提升至斯大林的总参谋部。在他的新职位上,格拉丹科经常与政治官员纳迪娅争执,她作为斯大林的情妇在每场争执中都占有优势。在战争初期,格拉丹科犯了个错误他低估了盟军的军事力量,导致了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逃脱和苏联的沙林神经性毒气的生产设施的完全毁灭。从那时起他的支持就一再地下降,而一个免除他职务的阴谋正在酝酿。一天晚上,斯大林强迫格拉丹科通过对几个苏联将军签署死刑执行令以再次肯定他的忠诚,这些人被斯大林认为是叛徒。由于他帮助斯大林广泛地实施清洗而被鄙视,密谋者们觉得是合适的时候根除他了。格拉丹科在喝了纳迪娅给他提供的毒茶后死亡,而死后被列为叛徒并且没有荣誉的被安葬了。格奥尔基·库可夫将军,密谋者之一,取代了他。

GRENADIER 掷弹兵

[泰伯利亚黎明] - GDI的非正统战术的运用很好地体现在他们的掷弹兵上,步兵只装备了手投的榴弹。没有武器或背包的妨碍,他们的手榴弹能容易地存取用带子绑在他们的躯干上和放在一个大腰带里,使他们能够比其他步兵移动的更快。其效果是一种便宜,快速,破坏性的单位能够从不寻常的角度,特别是在墙的另一边攻击Nod的位置。对抗步兵和建筑物非常有效,通过掷弹兵的专用突击也能够摧毁装甲车辆。这个单位的一个缺点是当其遭受严重伤害时爆炸物会爆炸的倾向,这有可能会伤害到附近的任何单位。

[红色警戒] - 苏联军队的基本爆破步兵单位。装备了燃烧手榴弹,这些士兵能有效的对抗步兵和建筑物,但是针对移动迅速的盟军车辆就很差了。快速和破坏性,掷弹兵是计划为坦克提供步兵支援,因为他们能更好的跟上快速行进的装甲部队。这个单位的一个缺点是当其遭受严重伤害时爆炸物会爆炸的倾向,这有可能会伤害到附近的任何单位。

GUNBOAT 炮艇

[泰伯利亚黎明,叛逆者] - GDI海军的支援舰。装备了远程火箭,炮艇可以巡逻海岸线和横渡河流以轰击敌人炮位并为两栖登陆提供近的掩护。炮艇不能被战地指挥官征用而只有在任务侧面需要他们时才可获得。

[红色警戒] - 盟军海军的巡逻船。小,迅速,并装备了一门短程大炮和深水炸弹发射装置,炮艇适应于搜索海域以及为两栖登陆清理海滩。它们最好是群体运用,它们的速度和共同的火力能够智胜并迅速摧毁敌军潜艇。

GUNNER 炮手

[叛逆者] - 奈杰尔·格兰特的代号,GDI突击队员和“死者6号”的成员。炮手在伦敦的穷街陋巷里长大,最终加入了皇家海军陆战队和后来的特种舟艇队。他被GDI招募至其“死者6号”精英小队作为一名重型武器的专家,并与队友尼克·“浩劫”·帕克迅速成为朋友。尽管失去了一只眼睛,但他使用火箭筒有着致命的精确性而且极其能够应付小队可能面临的任何车辆威胁。

炮手选定的武器是一个改进的破坏者火箭筒其发射比标准型更快速。

H

HAMMERFEST 哈默菲斯特

[泰伯利亚之日] - GDI主要的地面总部和研发设施位于挪威的哈默菲斯特,世界上最北的城市。选择该地点是因为其位置边远,能确保最大的安全从来自Nod的攻击以及来自泰伯利亚突变更多地感染世界上的温带地区。该基地的布局是完美无缺的,使用烈火风暴防御屏,电磁脉冲炮和精英部队来抵御任何攻击。然而,一支Nod突击队绑架了杰克·麦克尼尔,基地人员之一,并给他洗脑来使外部的防御瘫痪以使一支相当大的Nod军队进入以占领和摧毁大部分哈默菲斯特。由指挥官迈克尔·麦克尼尔指挥的一支GDI海军突击设法夺回基地并击败Nod,但是大部分Nod军队已经撤退并带着GDI最新的武器技术,声波晶体。在这次防卫措施的毁灭性破坏后,GDI地面指挥部最终被迁移到了雷克雅未克。

HASSAN 哈桑

[泰伯利亚之日] - 在北非和阿拉伯半岛的两次战争期间掌控Nod的高级战略性股份的Nod将军和GDI间谍。尽管可能是凯恩的最有影响力的将军之一,哈桑壮大后便对死了很久的先知不抱幻想反而力图获得他自己的权势和显赫。他与GDI将军所罗门做了一个交易其中他将会干掉那些被GDI认为构成威胁的人,而作为回报他可以维持他的帝国。然而,哈桑犯了一个错误诬陷Nod指挥官斯拉维克是一名GDI间谍,由于他忠诚的支持者把他从处决中营救了出来并因此引发了一场短暂的内战。哈桑的支持不断减弱而斯拉维克的则在增长,而他的精英卫队最终被击败并且他本人在他的开罗大本营被擒获。在随后的公开处决中,凯恩在一个迷人的奇观中显现宣告他的复活。之后斯拉维克砍下了哈桑的喉咙,而他恰好在他那被遗忘的救世主的注视下死去。

HAVOC 浩劫

[叛逆者] - 尼克·帕克上尉的代号,GDI突击队员。浩劫在美国海军陆战队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在那里他的不服从的倾向和过分的破坏经常使他与他的上司陷入麻烦,而结果很快就被调往GDI。他擅长特种部队训练并成为了GDI精英突击队,“死者6号”的成员。在那儿他与队友小俣佐仓有着浪漫地关系,而据称他们的争吵导致两人都离开了小队。宁愿选择单独的工作,浩劫在亚当·洛克将军的指挥下继续做单独的任务。除了非凡的战斗技能和武器的精通,浩劫怀有一种对Nod真挚的憎恶并会不择手段地导致他们尽可能多地伤害,即使这意味着遭受不服从命令的后果。他最重要的任务集中于GDI最重要的泰伯利亚科学家的绑架:伊格纳蒂奥·莫比乌斯博士、他的女儿西德妮、以及埃琳娜·彼得罗娃博士。当他搜寻到他们的时候他被卷入与Nod特种部队师,“黑手”的冲突中,并与佐仓,如今为Nod工作有一次重大影响的重逢。在他曾经的死者6号队友的协助下,浩劫潜入了“黑手”总部那里关押着科学家们并且要面对“黑手”的领导者,瑞夫肖将军,与他的刽子手门多萨一起,还有佐仓。由于浩劫把佐仓扣作人质,瑞夫肖命令门多萨杀了他们两个。当瑞夫肖与另外两名科学家离开的时候,被背叛的佐仓设法逃脱攻击,同时浩劫与西德妮·莫比乌斯在一起。在设法抓住瑞夫肖时,浩劫同门多萨战斗并由于刺入了后者的喷火坦克,导致瞬间的自焚而杀了他。浩劫和莫比乌斯设法搜寻到其他的科学家但是在此过程中被擒获了。浩劫在寻求报复的佐仓的帮助下逃脱,并潜入了Nod的科技中心。在那里他发现彼得罗娃博士是自愿地为Nod的“再生”计划工作,使用泰伯利亚来创造突变的超级士兵。浩劫奋战并勉强战胜了突变的瑞夫肖,并与伊格纳蒂奥·莫比乌斯博士逃离。他随后参与了一次GDI对其中一个凯恩神殿的彻底的突击,放置了一个离子炮信标以砸开其上层结构。从佐仓的一个快速传输中透露彼得罗娃和西德妮在神殿内深处,而浩劫接着潜入了废墟并试图营救。与过去的精英士兵和遍布突变体的地下墓室中战斗,浩劫同突变的彼得罗娃战斗并在她能对西德妮开始同样的变化之前杀了她。不久之后,从神殿下令了一次优先核打击。同时,浩劫和西德妮暗中破坏了导弹的发射能力,而两人在导弹在其发射井里爆炸之前逃脱,它则与神殿一起毁灭。在战斗中,浩劫偏好冲压式狙击步枪由于其优异的射程和阻止步兵和轻型车辆的能力。

[泰伯利亚之战] - 从现役中退役长期,帕克上尉成为了一个受欢迎的坦率的保守评论家,抨击GDI的逐渐政治化和轻视Nod的威胁。他强烈反对猛犸2型的停产就像自由主义吝啬的和平主义,而且是“凯恩活着”理论的主要支持者,即认为Nod领导者倾向幸免于难并重新开始发起战争行动。

HIND 雌鹿

[红色警戒] - 苏联的武装直升机。装备了重机枪和大量的弹药储备,雌鹿被设计对单独的目标提供持续的火力。它也有重装甲,在被摧毁之前能够承受相当大的防空火力。雌鹿能够从任何开阔地形着陆和起飞,但是必须着陆在一个直升机停机坪上以重新装载。

HOTWIRE 热线

[叛逆者] - 夏嘉曦·维夫的代号,GDI突击队员和“死者6号”的成员。由于是以色列人,热线在她一生中已熟知了恐怖主义,并靠一个坚忍的决心坚定的与其斗争。她通过以色列的莫萨德被招募至GDI的“死者6号”精英小队,在那里她优秀任职于一些机密的工作。她在小队里的主要职位是一名战斗工程师,熟练于修理和破坏并能够使敌军装备转变为友军控制。此外,她还是一名有技能的军医,一名技术娴熟的手枪射手,而且擅长设置陷阱。

在战斗中,热线携带了机械装置修理枪以维修GDI的建筑物和武器,还有足够远距且定时的C4以击倒建筑物和为了添加基地安全的邻近的地雷。

I

J

K

KUKOV, GEORGI 格奥尔基·库可夫

[红色警戒] - 在战争后期的几个月期间的苏联将军和斯大林的军事顾问。作为一名陆军上尉,库可夫对于最初入侵德国的成功并占领柏林是有帮助的。由于他的成就他被提升至斯大林的总参谋部。与纳迪娅一起密谋,他在克里姆林宫中安装了一个秘密监视室以秘密监视斯大林和其他的苏联官员。他们一起筹划了对格拉丹科元帅的羞辱和谋杀,而库可夫取代了他作为军事顾问。然而,在监管夺取盟军的空间转移发生器的一项秘密任务时,库可夫无意中隐瞒了重要的情报,这导致了任务的失败。纳迪娅揭露了他的过失,而被激怒的斯大林由于折断了他的脖子而杀死了库可夫。

L

LIGHT TANK 轻型坦克

[泰伯利亚黎明] - Nod装甲部队的基本坦克和中坚力量。它远胜于其他的战场上的每辆坦克,与GDI中型坦克的装甲和火力相比极弱而只有在速度方面才比得上。它能处于Nod的军队中主要来自其足够轻以能靠运输机运送的事实,而因此能够被迅速地部署到前线。不管怎样,一个明显的优点是它显然能较便宜地建造并容易全体生产,使得Nod在战场上的人数优势的牺牲,多半被坦克所代替。

[红色警戒] - 同盟国军队的标准坦克。远胜于较重的苏联坦克,轻型坦克的低成本、高机动性和速度、以及炮火的快速率弥补了它。这种多用途的单位能够碾过步兵,攻击其目标,并仓促撤退,使其适应于游击队突击,在其数量巨大时而在敌军阵地势不可挡,或者仅仅用中型坦克师填补空白。

M

MCNEIL, JAKE 杰克·麦克尼尔

[泰伯利亚之日] - 为哈默菲斯特基地的GDI军官,同时是著名的指挥官迈克尔·麦克尼尔的兄弟。在一个GDI前哨基地的一次巡回检查期间杰克被Nod擒获,并被带给指挥官斯拉维克和奥克萨娜审问并洗脑。由于引起了对他的兄弟潜在的妒忌他很快就被兄弟会的理想所影响,并且他答应解除哈默菲斯特的外部防御使一支Nod军队进入。虽然杰克在随后的战斗中被杀,但是凯恩留了一个嘲讽的消息给迈克尔·麦克尼尔暗示杰克是被拷打致死的,试图激怒指挥官。

MOBIUS SUIT 莫比乌斯服

[叛逆者] - 由伊格纳蒂奥和西德妮·莫比乌斯博士与GDI一起建造的动力装甲原型。起初是想要在与泰伯利亚进行实验时防止穿戴者遭受有害辐射,此外它也被考虑到设计于军事运用,像提高装甲强度和移动速度并且能够承受数量相当大的敌军火力。它是GDI狼獾单位的前身。

MORELLI 莫雷利

[泰伯利亚黎明] - 在第一次泰伯利亚战争期间在欧洲战区作战的GDI空军上校。她为在欧洲战区所有的GDI地面行动协调空中支援,包括侦察,A-10的凝固汽油弹攻击,并亲自从她的喷气式飞机部队传送任务简报。她对逆戟鲸垂直起降直升机的引进和作战部署是有帮助的。

MORTIMER 莫蒂默

[火线风暴] - 在玻利维亚的一个崇拜泰伯利亚的邪教的神秘领袖。他的组织拥有“塔西佗”的一个碎片,这在他们敬奉的最重要的神殿里成为了他们最神圣的圣物。莫蒂默被一支GDI突击队杀死,引起他的追随者的集体自杀并使那支小队能够重新拿回那个碎片。

MUTANT HIJACKER 突变体劫持者

[泰伯利亚之日] - 一种突变体步兵单位能够强占一辆敌军车辆。虽然未携带武器,但是除了需要进入车辆并杀死乘员,他们行走不同寻常地快而且像大多数突变体一样能够靠泰伯利亚来痊愈。一个劫持者常常会在他的偷走的车辆破坏时逃脱,使他能够窃取另一辆。虽然一些劫持者被发现存在于被遗忘者之中,但是大多数是雇佣兵并经常被发现受雇于Nod。

N

NADIA 纳迪娅

[红色警戒] - 内务人民委员会随员为人民革命总部和斯大林的情报顾问。一个熟练的善于左右时局的人和宣传者,纳迪娅在战争期间负责管理遍布欧洲的巨大的间谍网络。调查苏联的活动像盟军的一样多,纳迪娅,像大多数政治官员一样是不被信任的并且暗中被军队所憎恨,特别是她的同僚陆军元帅格拉丹科。她是Nod兄弟会的一名秘密间谍,而且作为斯大林的情妇控制他对她的Nod上司的目的有利。她甚至策划了对格拉丹科的羞辱和谋杀以便提高库可夫将军的地位,在他的地位,一个更愿意配合的官员。然而,她的努力未能够拖住盟军最终的猛攻,而她在莫斯科战役期间被杀死。

NIKOOMBA 尼孔巴

[泰伯利亚黎明] - 在第一次泰伯利亚战争初期的利比亚军阀。尼孔巴反对Nod兄弟会和他们在北非的存在,把他们看作他自己权力和理想的敌手。作为回报,一支Nod突击队袭击了他的家乡,杀死了那里的平民和他的私人保镖,然后将他处死。他的死造成的权力真空被兄弟会迅速填补,因此确立了他们在非洲必要的稳固地位。

O

OBELISK OF DARKNESS 黑暗方尖碑

[火线风暴] - 一种基地防御建筑物专门设计来攻击并摧毁飞机,由CABAL使用来保护他的核心免于空中攻击。一种Nod光明方尖碑的变化形式,它能够用一个增强的激光束迅速削减敌军飞机的整个中队。

OSPREY 鱼鹰

[红色警戒2] - 驱逐舰安装的空对海武装直升机,其唯一的用途是攻击被声呐发现的潜艇。它们的海底猎物不会对其造成伤害,鱼鹰对于防空火力却是非常脆弱的。它完全依赖于它的主人驱逐舰供航行和重新装载之用;如果一架鱼鹰被击落,只要船保持完整无缺它最终会被替换。

P

PATCH 补丁

[叛逆者] - 埃里克·乌尔夫的代号,GDI突击队员和“死者6号”的成员。补丁在柏林简陋的街头长大,最终在德国军队找到了一个家。他作为德国的反恐小队GSG-9的成员得到了GDI的注意,在那里他获得了对Nod独特的恐怖主义的亲身经历。他被招募进“死者6号”精英特种部队单位作为一名掷弹兵,而且通常使用一个榴弹发射器为他的队友提供反步兵支援,常常加上他对失败的尝试幽默的特点。

作为一名掷弹兵,补丁在战场上希望既快速又致命,因此采用了新的泰伯利亚镖弹手枪以迅速削减步兵和破坏轻型车辆。

PEOPLE'S REVOLUTIONARY HEADQUARTERS 人民革命总部

[红色警戒] - 苏联军队的作战控制中心。位于莫斯科的克里姆林宫综合建筑群的内部,在战争期间它为斯大林和他的总参谋部用作总部。在莫斯科战役期间一些苏联官员和斯大林他本人在这个建筑物里做出了他们最后的抵抗,但是它最终被势不可挡的盟军轰炸摧毁。

Q

R

S

SILO 筒仓

[泰伯利亚黎明,泰伯利亚之日,泰伯利亚之战,叛逆者] - 一种小型、简单的建筑物被设计来贮存多余的精炼的泰伯利亚供以后使用或输出。在三次泰伯利亚战争期间功能性依然未改变,它们常常是增补精炼厂有限的贮存容量的必需品这样多余的泰伯利亚就不会被丢失。结构上不牢固,装满的筒仓是战场上诱人的目标,因为它们的破坏或占领会立即夺走它容纳的资源之一。实际上,在第三次泰伯利亚战争期间归平民所有的筒仓经常被各方没收。

[红色警戒] - 一种小型、简单的建筑物被设计来贮存在熔融状态下的精炼的矿石。在一个基地里相当不容易被注意到,它结构上不牢固而且还需要大量的电力来维持。筒仓需要受很好的保护,因为它们不仅仅易受攻击而且它们常常是盟军窃贼单位的目标。

SLAVIK, ANTON 安东·斯拉维克

[泰伯利亚之日] - 在第二次泰伯利亚战争期间凯恩的私人指挥官和Nod“黑手”的领导者。技艺精湛的Nod军官,他诡计多端、残酷无情,而且坚定不移地忠诚于凯恩和兄弟会的目标。在第一次泰伯利亚战争期间斯拉维克在塞尔维亚Nod的势力范围的最中心长大,并且本身也被彻底地灌输了兄弟会的思想体系。在青年时代他加入了“黑手”的军官队伍,Nod的精英突击队单位,显示出足够的天赋和激情吸引了凯恩的注意在他在萨拉热窝误信的死亡不久之前。在两次战争之间的时期期间斯拉维克成为了兄弟会最坦率的狂热分子之一,通过地位的升迁和取得对他的事业的支持。他是一个不寻常的人,无论何时何地他都乐意与GDI交战,对任何Nod的高级将领都不负责任。力图消灭他这个威胁,GDI最高指挥官所罗门将军与奸诈的Nod将军哈桑密谋诬陷斯拉维克是一名GDI间谍。然而,这被证明是完全失败的,由于斯拉维克忠诚的特工把他从处决中营救了出来,这个壮举被宣传成是凯恩的神圣意志。由于真正的叛徒被揭露而且他获得了自己的权力,斯拉维克在开罗击败并擒获了哈桑。之后,斯拉维克在一次广泛地电视公开处决中砍下了哈桑的喉咙而杀死了他,其中还展现了凯恩他本人的回归。这个迷人的奇观有效地重新统一了兄弟会,并且通常被认为是第二次泰伯利亚战争的正式宣布。在战争期间斯拉维克的功绩同样值得称赞。他的首个任务是突破GDI的防御工事并在萨拉热窝重修Nod神殿。然而,在南美洲维加将军已经第一个到达了现场并偷走了安置了“塔西佗”的外星人战舰以作为一种解决私人宿怨的手段。维加失去了飞船的控制并坠毁在了前进的GDI军队的行动路线上,而斯拉维克被迫进行干预。斯拉维克最终通过冒充一支GDI军队摧毁了一个被遗忘者的基地而取回了“塔西佗”,这也导致了突变体领袖特拉托斯的俘虏和其他突变体部落的临时忠诚。GDI指挥官麦克尼尔,认识到斯拉维克在其领地内造成的威胁,想出了一个计划以诱捕他。泄漏虚假的情报:一个GDI研究设施已经发现了一种方法逆转泰伯利亚突变,一个对Nod的“和平科技”明显的挑战。尽管斯拉维克成功地摧毁了那个设施,GDI用一个电磁脉冲攻击了蒙托克并迫使它回到了地面,而在那里GDI的军队正等待着它。麦克尼尔对于被他击败了的猎物使他成为了斯拉维克个人的仇敌而洋洋得意,一个他以后会解决的宿怨。关押在瑞典北部一个偏僻的基地,他很快就被一支Nod突击队释放并回到了安全的地方。Nod现在有一个极好的机会因为斯拉维克和他的士兵在哈默菲斯特的GDI主基地的打击距离内。在一次边远设施的例行巡回检查期间他绑架了麦克尼尔的兄弟杰克并给他洗了脑,并利用他关闭了哈默菲斯特的烈火风暴防御系统。一进去,斯拉维克的军队占领或摧毁了大部分基地,逃走时带着GDI新的破坏者技术。他后来参与了Nod的泰基化学导弹的首个成功的试验,还有GDI的猛犸2型级原型的破坏。不幸的是,在开罗战役期间斯拉维克正忙于在欧洲的战斗,而因此无法阻止凯恩的死亡。

[火线风暴] - 由于凯恩在开罗的死亡,斯拉维克取得了将军的军衔并在兄弟会里承担了具有战略意义的地位,任命他自己的指挥官和行使“黑手”的权力。由于Nod军队各派系的新军阀要求他们的权利,斯拉维克便寻求凯恩高级将领的“核心集团”的支持以重新统一在他唯一的统治之下的兄弟会。“核心集团”,由坦率的马扎克将军领导,不接受他的建议,相反地把他们自己看作是Nod的继承人。意识到沟通与协调是重新统一的必需,斯拉维克下令从凯恩神殿的废墟中取回了CABAL的数据核心。一重新启动,CABAL就中断了斯拉维克和他军官之间的通信并开始直接发布他自己的命令给Nod指挥官。在发现CABAL的欺骗后,斯拉维克和“核心集团”下令使他停止作用,于是CABAL撤销了Nod的控制论军队并暗杀了“核心集团”。只有斯拉维克和他的几个士兵躲过了袭击。为了恢复指挥和控制能力,他下令盗窃并为GDI的EVA单位重编程序,接着全力攻击CABAL的中央核心。然而,这结果是个圈套,而在随后的轰炸中失去了许多部队。认识到他不可能靠他自己的资源击败CABAL,斯拉维克不情愿地找GDI的科尔特斯将军商量并谈判达成停火。暂时的联合是有成效的;CABAL的后勤基地在一次联合行动中被摧毁,之后Nod的军队进攻并最终摧毁了CABAL的核心。兄弟会靠着新生的力量从CABAL危机中摆脱出来,团结在唯一的领导者之下并随时准备再次承担这个世界。

STALIN, JOSEF 约瑟夫·斯大林

[红色警戒] - 在格鲁吉亚出生的苏联政治家和苏联的第二任总理。在列宁于1924年死后作为他的接任者,斯大林就着手将俄罗斯改变成为在他唯一的统治之下的一个独裁国家,谋杀任何对他的权力造成威胁的人。他计划改进农业和工业通过一系列他称为的5年计划,但是这种压迫的改革导致了饥荒和许多苏联国民的死亡。不过,俄罗斯迅速工业化并成为了世界生产能力的佼佼者。在第一次苏联战争之前的某个时候,斯大林声称经历了一连串的梦,这预示了苏维埃帝国将扩展到覆盖整个欧洲并传播共产主义,以及他自己的统治,遍及世界。证据表明这些梦极其有可能是由一个秘密组织的间谍引起,Nod兄弟会,一些人潜入了共产党的最高阶层。由于没有一个国民足够强大到控制他的权力,斯大林要求积聚巨大的军队以促进苏维埃帝国的发展。在满洲和蒙古的成功战役,以及没有来自欧洲强国的反击,促使斯大林最后宣布对欧洲宣战。闪电般快的苏联推进划出一条致命地带穿过盟军的军队并以占领柏林而告终,致使许多人认为苏联军队是不可阻挡的,包括斯大林。当同盟国振作起来并开始迫使苏联后退时,斯大林变得越来越多疑,甚至策划一次对军官团体的清洗,这严重地削弱了他的军队。他还变得对得到盟军的秘密武器,空间转移发生器着迷,而不是集中于更紧迫的战略局面。当同盟国行进接近俄罗斯边界的时候,斯大林向世界宣布他拥有了核武器,并且威胁要向欧洲盟军的各主要城市投炸弹。当一支盟军突击队使那个威胁无效时,斯大林陷入了一种怀疑的恍惚并且隐退进入了孤独的状态,在他们非常需要的时刻苏联丧失了他的领导。在莫斯科战役后,斯大林被发现还活着,掩埋在人民革命总部的瓦砾之下。希腊将军斯塔夫罗斯把发现他的士兵打发走,而尽情享受报仇的机会,封住了斯大林的嘴并把他隐藏起来,留下他以缓慢、痛苦的方式死亡。

SUBTERRANEAN APC 地下装甲运兵车

[泰伯利亚之日] - Nod的装甲运兵车,能够运送多达5个步兵单位。本质上是一个带附属隔间的大型钻头,这种装甲运兵车利用遭泰伯利亚破坏的土壤在地下挖洞以在战场各处移动位置,在它的目的地重新露面。这种独特而秘密的行进方式是有代价的,因为它运动没有武器于是要经受无效率的陆上移动。不过,它的速度和机动性使援军能够快速部署到边远的位置,使潜入更容易,而且在熟练的指挥官手里,是伏击的理想。该装甲运兵车不能在水中、粗糙不平或建筑地形、或者钢筋混凝土上显露,而且可以通过一次电磁脉冲爆炸使其移动至地面。

T

TESLA, NIKOLA 尼古拉·特斯拉

[红色警戒] - 在克罗地亚出生的苏联科学家和武器设计师。在萧条期期间像许多科学家一样,特斯拉是一无所有的并且没有人对他的理论表现出任何关注。他与苏联的间谍们接洽他们对他的工作表现出了关注,并且如果他愿意为苏联军队设计武器那么将为他提供设备和无限的资金。看到他们不会接受“不”的回答,特斯拉接受了并被安置于俄罗斯他自己的设计局里负责。他最显著的成就包括改进他的特斯拉线圈成为一个实际的远程警戒塔,以及一种秘密武器,铁幕。由于他对战争的贡献,特斯拉被嘉许为苏联英雄,并且在战争接近终了他死的时候举办了一次正式的国葬。记录表明特斯拉临死的时候是非常抑郁的,像一个囚犯一样呆在俄罗斯并且和他一生的工作被用来杀死他的同类人的知识生活在一起。

TRATOS 特拉托斯

[泰伯利亚之日] - 世界上最大的突变体群体,被遗忘者的政治和精神领袖。他曾经是一名高级别的Nod科学家,并连同人工智能CABAL一起为凯恩翻译外星人的“塔西佗”。他最终遭受了十分严重的泰伯利亚突变并开始感受奇怪的幻象,大多是关于毁灭性的泰伯利亚毒化改变了地球。在亲身看见Nod对突变体无情的对待之后,他带领一大群突变人类移动至世界上无人居住的定居点并建立了一个部落社会叫做被遗忘者。认识到“塔西佗”是逆转泰伯利亚突变的关键,他派遣他的战士们从Nod属地取回了它。当Nod的外星人舰船在北美洲坠毁时,突变体战士乌满刚从残骸中偷走了“塔西佗”,但是很快就被Nod擒获。为了报复,Nod军队乔装成GDI袭击了被遗忘者的总部,迫使特拉托斯投降。一支突变体突击队小组在GDI的协助下设法把他救出监狱,而他则留在GDI的“科迪亚克”号指挥舰上在没有“塔西佗”的情况下帮助研制泰伯利亚毒化的药物。他不得不在乌满刚身上试验他的药物,她被Nod俘虏而揭露了他们的“预言”过程。起初,似乎药物已经起了作用。

[火线风暴] - 战争之后不久,特拉托斯的药物其实加快了乌满刚的突变成为现实,使她转变成了野生的泰伯利亚生物。他意识到他需要“塔西佗”来研制永久性的药物,并恳求GDI科学家布德罗博士设法帮他取得它。它没有被带来。CABAL,仅有的别的能翻译“塔西佗”的有知觉的人,认为特拉托斯对他的计划是一个威胁并下令暗杀他。他的死引发了遍及地球的突变体群体中的重大骚动,同时他们责怪GDI未能够保护他。

U

UKRAINE 乌克兰

[红色警戒] - 在第一次苏联战争期间俄罗斯的半独立卫星国以及大国苏联的成员国。历史上受斯大林政权的压迫,乌克兰在苏联作为一个粮食生产国和工业中心变得更加受重视,而其在黑海被渴望的战略价值使在欧洲的战争变得更可能发生。尽管仍然在莫斯科的控制之下,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被授予了其自己的不同的军队,并且被认为是大国苏联的一个成员国。乌克兰为战争行动贡献了大量的食物和士兵以及一支强大的潜艇舰队。在战争的最后几个月期间他们被召唤来帮助保卫俄罗斯的心脏地带的时候乌克兰的部队获得了特别的荣誉。对苏联重型单位的速度不以为然,乌克兰的部队从减弱装甲而被设计制造地稍微快些以获得更好的表现。

UMAGON 乌满刚

[泰伯利亚之日] - 被遗忘者的突变体战士和特拉托斯信任的助理。狂热而忠诚,使用狙击步枪的她对所有的轻步兵是致命的并且经常在战斗中领导被遗忘者的突击队员们,而且像她的兄弟们一样她能够靠泰伯利亚来痊愈。很少有人知道她的经历,但是她带有严重的泰伯利亚突变的痕迹,她皮肤上的晶体似乎使她的自然美更明显。遵照特拉托斯的命令她从坠毁的Nod不明飞行物上偷走了“塔西佗”,但是在她能返回基地之前被擒获。在一次短暂的审问后,她逃脱并无意地把Nod部队带到了被遗忘者的总部,他们摧毁了总部迫使特拉托斯投降。乌满刚返回了不明飞行物的坠毁现场,这时在GDI的控制下,并且找指挥官麦克尼尔商量了一个提议:帮助她营救特拉托斯,而作为交换她会提供Nod将军维加的主基地的位置。麦克尼尔接受并解放了特拉托斯,不过此后两人继续共同合作,包括成功地引诱Nod指挥官斯拉维克去攻击一个GDI研究实验室并随后擒获了他。然而在摧毁Nod的女妖飞机工厂的任务中,乌满刚被绑架并被带给凯恩本人,他通过使她遭受“预言”过程处理加快了她的突变。在开罗战役后,麦克尼尔进入Nod神殿的废墟并发现凯恩抓住了乌满刚在刀子威胁下,但是她挣脱出来使麦克尼尔杀死了凯恩。不久之后,特拉托斯怀着逆转凯恩实验的影响的希望给予了他研制的一种药物。起初,它似乎已经起作用了。

[火线风暴] - 特拉托斯的药物失败了,而乌满刚迅速突变成了一个野生的泰伯利亚生物。在特拉托斯的暗杀后不知道在乌满刚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可能要么死了要么逃到了野外。

UNIT 单位

[所有游戏] - 在传统的军事术语中,一个单位是能作为一个单个的实体作战的任何部队,但是在由EVA技术所提供的微观管理的新时代里,术语“单位”适用于在战场上的任何单个的作战士兵、车辆或飞机。

V

VEGA 维加

[泰伯利亚之日] - 指挥在南美和中美洲的广大Nod部队的将军。他的领地包含了专门生产毒品“眼睛糖果”的极好的生长地区,他过去常常用这个来维持对其部队和平民的控制。维加他自己也是个瘾君子,这使他有失去理性、好斗行为的倾向。在凯恩的复活以后,维加对北美洲的GDI据点发动了一次全面攻击,几乎攻占了具有战略意义的菲尼克斯基地。不过,尽管俘虏并杀害了基地的指挥官,他的部队却被GDI指挥官麦克尼尔击退并被连续打击后退。大怒之下,维加被召回欧洲以协助夺回Nod的萨拉热窝神殿。他的士兵最先到达了现场并发现了Nod的巨大的外星人战舰被建造来安置“塔西佗”。看到了报仇的机会,维加肆无忌惮地偷了那个舰船怀着用它来报复麦克尼尔的希望,但是他和他的士兵都不知道如何控制它,而坠毁在了前进的GDI军队的行动路线上。幸亏斯拉维克的军队和被遗忘者突击队员的及时干预,GDI没有得到任何舰船的科技,但是维加的愚蠢使他失宠于凯恩。进一步地不称职接连发生比如他使得突变体领袖特拉托斯逃脱,以及未能够保护他自己的岛屿要塞免于GDI攻击。由于麦克尼尔已经靠近到他的门口,维加请求凯恩的援救,但是凯恩拒绝了他的要求而相反地下令一次核武器打击来结束维加,同时也希望结束麦克尼尔。意识到这个不可避免的事,维加服用了致命剂量的眼睛糖果,并兴高采烈神志不清地告诉麦克尼尔凯恩拥有“塔西佗”。在核弹打击之前几分钟,带着这些含义隐晦的临终遗言,维加死了。

W

WWN 世界新闻

[泰伯利亚黎明] - 世界新闻(原来是西木新闻),一个由Nod兄弟会所拥有和经营的作为一个传播宣传工具的傀儡媒体网络。

X

Y

YAK 雅克

[红色警戒] - 苏联的对地攻击机。雅克是一种装备了重机枪的固定翼活塞式发动机飞机,并且用于执行对地面目标持续扫射。虽然与更新的米格喷气式飞机相比有些过时,但是雅克相对而言价钱不贵而且能够破坏步兵队、轻型车辆和不牢固的盟军建筑物。它需要一个机场来建造并且必须返回某一个以便着陆和重新装载。

Z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